2010年1月2日 星期六

轉貼 社論 新流感疫苗的麻煩才開始

文章來源http://61.222.185.194/?FID=13&CID=84221

針對新流感的威脅,政府大力推動施打疫苗的運動在上周遭遇重大挑戰,原因是台中一位醫師的七歲兒子接種之後,開始出現症狀,雖經積極治療,仍在三十三天後死於敗血症及腦幹出血。




這並非第一件疫苗注射後的死亡案例;一個月前,一位因為八八水災之故,寄讀在旗山鎮鼓山國小的三年級男童在接種疫苗後不到一周,也死於多重器官衰竭。



儘管兩件死亡案例有一些相似性,但顯然地,媒體與疾管局對醫師兒子的死亡較為重視;不過無論家屬如何質疑,疾管局依舊迅速認定死亡與疫苗無關。



疫苗與副作用的關係有時明顯,但有些其實很難釐清,當局的否認儘管充斥醫學術語,但是同行之間不信的醫師也大有人在。那些迅速反應,認定死因與疫苗無關的醫學專家其實是志得意滿的一群,他們信心太超過;他們誇大新流感威脅的能力遠遠超過他們提供死因與疫苗無關的證據。



這些疾管局委託的醫師,不少人長期以來都是提倡疫苗的活躍份子,有的還身兼疫苗推動協會的要職,難怪外界迭有球員兼裁判的諷譏。諷刺的說,這些專家對於疫苗還說不出口的恐怕是「幾近完美,不忍苛求」。



針對這些不合理、甚至是利益衝突的球員兼裁判體制,當局應該思考補救之道,最好是成立獨立的委員會來處理疫苗傷害的相關議題,而其成員應該排除與疫苗利益有關的單位與個人。疫苗傷害鑑定雖然必須仰賴醫師的專業,但是疫苗的人體實驗,上市,施打與禁止的程序牽涉廣泛,因此委員會成員不該只限醫師,最好納入其他社會、法律與倫理方面的人士。



衛生當局這次大規模動員來推動施打疫苗是歷年僅見,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使用國產新流感疫苗。目前已有五百多萬人接種,佔總人口的兩成多,離當局想要達成的群體免疫目標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但是自從醫師兒子死亡案例揭露以來,民眾接種的意願直直落,人數從單日最高的五十六萬人,銳減至四萬多人。



截至目前,新流感疫苗的不良反應通報已經超過四百例,當中包括神經癱瘓、失聰、胎死腹中,以及四例死亡,但是沒有一例被衛生署證實和疫苗有關。「與疫苗有關」、「無法排除與疫苗無關」、「與疫苗無關」,除了是困難的邏輯與語意學之外,恐怕也是複雜的醫學、政治與法律問題。



疾管當局的迅速否認,對照於不斷增加的通報,已經令民眾起疑,未來想要期待民眾配合接種恐怕也難,何況這次疫苗施打,屬於高危險群的醫護人員與孕婦接種的比例都偏低,統計全國醫護人員的施打率只有五成多,遠低於過去季節性流感的九成;而孕婦接種率更只有百分之八。



為什麼高危險群反而不願接種呢?不信任疫苗的有效性與安全性恐怕是主因,他們或許認知這次新流感疫情並不如當局所宣稱的那樣嚴重;因為無論從一般醫護人員的印象,或是美國疾管中心以及世衛組織的最新報告,都顯示新流感並不如當年煞死病嚴重,台灣因為新流感死亡的三十多人當中多半合併有其他慢性疾病,而且沒有一位是醫護人員,況且新流感疫情已趨緩和,西歐與北美還呈現下降趨勢。



為了鼓勵民眾接種疫苗,支持疫苗的醫學專家現在開始拋出第二波、第三波的疫情警告;唉,這些醫師還真令人不放心,也挺善於散布恐懼。



通往地獄的道路莫非真是善意鋪成的?

1 則留言:

  1. 在加拿大婦産科醫生都不會讓孕婦去注射疫苗的

    回覆刪除